1. 途棱财经首页
  2. 区块链新闻

区块链,一个泡沫还是一次革命? | 理性派对


区块链到底是什么?双花问题、时间戳、挖矿……怎么理解区块链的这些关键词?区块链跟比特币之间有什么关系?比特币为什么被如此热炒?区块链是不是一场引领人类走向智能化社会的大革命?建设区块链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关于区块链,你不知道的,想知道的,尽在《理性派对 新科技发布厅》第八期。



(左)吴宝俊    

科普作家  中国科学院大学

(中)朱晓武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右)王飞跃   

 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 

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比特币和区块链之间是什么关系?


吴宝俊:区块链是什么

 

王飞跃:大家对区块链最基本的认识就是从比特币开始的,但是区块链不等于比特币,它是支撑比特币的技术。


对面的大厦叫希格玛大厦,以前是微软研究院最早在中国的总部,那时候提格玛大厦就是指微软研究总院。比特币跟区块链的关系就是微软研究院跟希格玛大厦的关系。


吴宝俊:比特币是什么?

 

王飞跃:比特币是点对点的数字货币。点对点就是你对我,不要其他的参与者。现在是中国银行发了货币之后,所有流通都有监管部门,通过银行、商店来实现,个人不能自己印钞票。

 

比特币的流通就是如果我们要交易,那是我们之间的事,跟银行没关系,完全去中心化,是最理想的,只要我们互相认可就行,这叫点对点,peer to peer。

 

吴宝俊:要是再加一个人呢?

 

王飞跃:大家都加入的话,这个比特币就是大家共有的了,支撑这个环境的技术就是区块链。

 

区块链技术,狭义上可以理解成分布式记账。所有涉及这个账本的人都在记账,每人都有一本账本而且账本都一样。你丢了我还有一本,谁也赖不了谁。

 

其中不一样的就是,你记的东西都是保密的,记了什么我看不到,但是你一改动我就知道了

 

吴宝俊:比特币依赖的底层就是区块链,区块串成链,那就是说,我一个人或者咱们仨也可以构成一个区块对吗?

 

王飞跃:但是一般要可扩展才行,就咱们三个没什么用。区块里面记了信息,所以块像存储单元一样。建成区块的方法是挖矿挖出来的,是以数学方式来产生块。一个人或一件事都可以构成一个块,这是一个信息的载体,而且这个载体大家都有,然后串成链构成区块链


在这个载体上咱们记的东西都是一样的,但是我给你的都是加密的,要看里面的内容就必须有我的私钥。我把我的东西一改,全链上的人都知道,所以要篡改内容就是不可能的事。


区块链到底解决了什么问题?

 

吴宝俊:链是指什么链条呢?

 

朱晓武:我打一个最简单的比方,在现实世界中,一杯茶我要是给你喝我就没了,我给你这杯茶之后,我们可以进行实物的交换。

 

但是2008年的时候,中本聪先生提出了一个新的设想。假如我把我的数字现金给你之后,我账户上的数额没减,你账户上的数额增加了,那这有问题了。我还可以把这笔数字现金支付给王老师,这就是所谓的双花问题,一笔钱花了两次,就是做假账。

 

在数字世界中,要实现这种点对点,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用两部手机,通过微信转账,微信会把账户上的钱减了在银行里记着。但是如果没有网络,微信就不能交易了。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点对点的转移在数字世界如何实现?

 

中本聪提出了一个新方法。刚刚王老师已经讲过了,我要把字符串传给你的话首先要通过公钥和私钥这种加密体系,但光加密是不够的,很容易出现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相互记的账错了或者被篡改了。

 

那么,中本聪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想法,世界上只有一个东西是不可逆的,就是时间。所以,他又加了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叫时间戳。一个时间戳就是一个日期或者时间的标的,用来证明每一笔账发生的先后顺序,这是不可逆的。

 

要记录时间戳就要进行所谓的工作量证明。怎么证明你有资格来记录时间戳?你肯定要最努力最诚实,怎么证明你最努力最诚实呢?就要通过解数学题,解一个很长的哈希算法的数学难题来证明你的能力,证明你诚实守信。

 

王飞跃:这就是“挖矿”。最核心的就是让大家都解。要是我把钱给你,你不承认了怎么办?或者我说要把钱给你但没给,又给了另外一个人怎么办?要让链上的人都把账记下来,那么任何人就都不能欺骗他人了。

 

吴宝俊:每一次交易所有人都要记一下

 

王飞跃:对,这就是区块链公链最基本的形式。后来又发展出了私链、联邦链。像Facebook所建的就是介于大家都记和只有几个大头记之间的联邦链。

 

吴宝俊:所有参与记账的人都是加入区块链的单位,没加入的不算。

 

朱晓武:这个叫节点

 

吴宝俊:就是每一个加入的单位叫一个节点。所有人做的任何一次行为,所有人都要记一下。这个记是自动记的?

 

王飞跃:是计算机记的,有一个机制。

 

吴宝俊:是不是意味着加入到这个团队中的电脑越多这个系统就越稳定

 

朱晓武:没错。

 

吴宝俊:如果只有两台电脑,其中一台坏了,这个区块链就废了,所以区块链特别依赖互联网的大尺度。

 

王飞跃:这是最笨的方法。本来你信任一个人让他记账就行了,但你发现要是他哪天生病或者把账本带走了怎么办?于是就走向了极端,大家都去记账。去中心化就是这个意思,不是去中心,是全中心化了,大家都是中心。


区块链,一种基础设施


王飞跃:一笔交易,所有人都要记,还要打时间戳,再给一个ID,一串串弄起来,耗费资源非常大。所以以后耗能最大的可能就是挖矿,记账。去年挖矿,记账的耗电已经占到全世界耗电量的千分之一了。将来还会更大,以后耗电量的90%以上很可能都耗在这上面。

 

但这是应该付出的代价。要进入智能社会,让大家活得更容易,不用担心哪个央行又Q几了,又多发了多少货币让我们贬值了……这些问题都可以被解决。


就像现在建高速公路,花的钱比两千年前秦始皇造皇宫的钱还多,要是那时跟老百姓说铺路花这么多钱,老百姓肯定觉得不能接受。但现在发达国家要是没有高速公路就称不上是发达国家,这就是建设社会基础设施需要付出的代价

 

将来要建成智能化社会就必须铺这一类的区块链,这就是以后的高速公路。


吴宝俊:这就是一种基础设施。


王飞跃:就像互联网的建设,想想90年代、2000年的互联网发展是什么水平,今天的互联网又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不知道往里投入了多少钱,但一点都不浪费,它换来的是生活的便利和效率的提升。你不用担心自己的钱会被骗走或无故贬值,也会活得更健康。


就是因为有计算机才可以做到所有人记账。如果没有计算机,只让一个村的人或一栋楼里的人一起记账,没有什么意义。


为什么大家要疯狂挖矿?


吴宝俊:刚才朱老师说要解题证明自己有资质后才能去记账,那就是我每次记账前都要解一遍题证明一下自己?

 

王飞跃:不是。一个区块链不是随便构建的。解题是把公钥私钥的问题解决了。要解这样一道题,给定一个数,问这个数是由哪两个数乘起来的


当这个数大的时候,至少现在的数学证明是无法解的,所以就要靠拼命尝试,试出这两个数,谁先试出来了谁就得到了建下一个区块的权利。

 

吴宝俊:您看我这个理解对不对,只要他解出了这一道题,他就有资质去解其他的题,是一次性的。

 

王飞跃:你就理解成有人给出了一个A乘B的乘积,你们要把A、B求出来,谁先求出来谁就挖到这个矿了。

 

吴宝俊:挖到这个矿的电脑就有资质来记账了。

 

王飞跃:对,你建了区块,别人可以拿它来记账了,就奖励你一个比特币。

 

吴宝俊:那一台电脑只能解一道题是吗?

 

王飞跃:所以有很多挖矿公司,几千万个服务器在那儿解这些题,给出C,求A、B,挖矿就是找A和B。

 

吴宝俊:比方说我解一次题得到了结果,奖励一个比特币,有一次资质了;再给一个C我又求出了A和B,我又有一次资质,是不是我拥有一次资质就拥有一个比特币?

 

王飞跃:会告诉你解完一个题给你多少币,解下一道题给你多少币,币会越来越少。

 

吴宝俊:这跟记账是什么关系呢?

 

王飞跃:记账要有本子,这本本子多少页是规定好的,问题是谁来产出这一页纸?就通过挖矿。挖出一个区块就相当于给这个账本加了一页纸。

 

吴宝俊:那就开着电脑耗时间。

 

王飞跃:对,所以那段时间鄂尔多斯、云南那些城市,挖矿是耗电最多的,因为那边水电便宜。

 

吴宝俊:他们那段时间是不是建一个大网吧,然后把电脑都连起来挖矿。

 

王飞跃不是,他们直接把机房建在水库下面或者电厂旁边。

 

吴宝俊:然后就让电脑一天24小时解题,解出一道题得一笔比特币。

 

王飞跃:前两年GPU卖那么好,都是因为狂热的挖矿。

 

吴宝俊:怎么获得比特币呢?是把得出来的结果放在网上吗?

 

王飞跃:不是,只要你是第一个解出来的,解出来了之后要立即往上送,否则被别人抢先了。

 

吴宝俊:就是你解出一道题以后就去申报,然后让对方认可你。

 

王飞跃:不用申报,都是自动的。自动上传,自动认证。

 

朱晓武:挖矿就是看你付出的时间多少和努力程度来证明你是一个诚实的人。

 

王飞跃:其实就是为了找每个区块链的密钥是什么。


区块链怎样实现了去中心化?


吴宝俊:比特币其实是区块链技术的一个衍生品,可以这么说吗?


王飞跃:这个咱们要公平一点。当年为了建立比特币,发明了区块链,但是从逻辑上来说它两个没有必然联系。比如一座大楼,可以办A公司B公司C公司,现在办了一个比特币公司。这个大楼租给谁都可以,但的确当年是为了建比特币这个公司才建了这栋大楼。


这个楼一设计出来大家发现,自己也可以设计这么一个楼,也可以干其他的事情,所以区块链技术可以干比实现数字货币更多的事情


朱晓武:主要是要解决双花问题。要解决双花问题,通过传统的公钥私钥加密方式是无法办到的,所以要引入区块的形式,因为区块形式能够把所有历史上有时间序列,凡是发生交易的一切都记录在这个块。


吴宝俊:比特币有没有双花问题呢?

 

朱晓武:没有,比特币解决这个问题了。

 

吴宝俊:全世界记账来解决双花问题,那就相当于构建了一种金融体系吧?

 

朱晓武:没错。其实我不太喜欢用去中心化这个概念。

 

王飞跃:我用全中心。

 

吴宝俊:二位老师能不能解释一下什么叫去中心什么叫全中心?

 

朱晓它实际上是英文的Decentralized。换句话说它的原文是without the third part,就是不需要第三方比如说,如果你是银行,我和王老师之间的交易就不需要你,我直接把钱交给他。

 

王飞跃:我们两个足够信任彼此,我们就直接交易了。但是如果我们两第一次见面,为了防止欺骗行为,就要有大家都信任的人去认证这件事。

 

朱晓武:假定我们现在不需要银行,这个屋子的所有人都可以来证明我现在把钱给王老师了,所有人都见到了,所有人都共识了。


王飞跃:还有字为证。

 

吴宝俊:这个所谓的中心是指给所有人作证的一个权威机构,去中心化就是不需要一个中心了,所有的人都可以见证。

 

王飞跃:所有人都必须见证。我要把他钱还给他了,我就告诉大家我把钱还给他了,你们都记下来,记完了就证明我已经把钱还给他了。

 

吴宝俊:所谓去中心,我的理解就是全中心,每个人都是中心。

 

朱晓武:不过我的看法是这应该叫去中介。当然我也赞同王老师全中心的观点。实际上从本意上来讲是不要第三方,从确切的意义上来讲应该是去中介化。

 

王飞跃:以全中心化实现了去中介这么一个目标。

 

吴宝俊:“链”这个字是指依赖于互联网把所有的区块连起来。

 

王飞跃:没有,它是一个网络的意思,但是没有互联网也可以。

 

吴宝俊:不一定是互联网,构建一个局域网也可以?

 

王飞跃:如果每个人都记账,连网都不需要了。如果要自动化,就得有这个网。

 

吴宝俊:它就是一种行为方式,不依赖于现在的互联网。一帮人坐一屋子互相拿个本记账也是区块链。

 

朱晓武:拿订书机把一页一页账本订起来,这个订的过程就是一个链的过程。

 

吴宝俊:咱们仨现在就是一个区块链了,只要构建了信任系统。

 

王飞跃:如果世界就咱们三个人那就够了。

 

吴宝俊:而且手机电脑都不要,咱们仨每人拿个纸本同时记下发生过的任何一次交易。

 

王飞跃:所以区块链最原始的定义就是分布式记帐

 

吴宝俊:区块链技术在诞生之后是不是就能替代支付宝、微信了?

 

王飞跃:那肯定的,我相信网银、支付宝这些机构肯定也在琢磨他们怎么利用这个技术,就是这个区块链谁来建立的问题。


比特币为什么被如此热炒?


朱晓武:其实比特币的白皮书里最早定义它为现金系统,原文叫Cash System,而并不是现金。为什么后来会出现比特币?因为我们要在区块链的块上证明这一个区块是你找出来的,要给你奖励。


首先,为了鼓励人们有动力去成为第一个找到这个区块的人;其次,为了让人们在交易的时候愿意在这个找出来的账本上记账。


比特币其实就是一个激励系统,跟现实中的经济系统一样。当宣称要发行一系列比特币的时候,才产生了比特币。之前记在区块里的是一串字符串,仅仅是信息而已。但是,比特币的产生就是为了奖励在上面记录了信息的人。


吴宝俊:它的目的是希望更多人进入到这个体系当中。


朱晓武:比特币的白皮书将之称为Electronic Cash System,是一个电子现金系统。 它不是一个币。


吴宝俊:奖励完了之后能不能拿来买东西是后续的事了。


朱晓武:对。2010年有人用比特币换披萨,这是比特币第一次定价,大概相当于几美分。


王飞跃:刚开始大家都不知道比特币值多少钱,没人给它定过价。


比特币兴起是因为它自己设计了一个机制,发行2100万个比特币,然后告诉大家通过挖矿来获得比特币。还告诉大家一个规则,这些矿挖完了整个比特币系统就建完了,现在还是在建的过程中,但是比特币到底值多少钱没人知道

 

刚才说有人拿它买披萨,比特币刚出来,大家都不知道比特币是什么币,反正新闻上已经有了,有人就愿意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你给我比特币,我给你几个披萨。反正披萨也不是特别值钱的东西,就当换个纪念品。但是他现在发财了。


比特币本身也是一个产品,它忽悠了这么多人来挖矿,有这么大的新闻价值,导致价格会越炒越热。一定程度上,它比当年股市刚起来的时候,比郁金香事件和南海的股票还瞎扯。但是现在这么多人认了,各种各样类似比特币的币种就都出来了。

 

朱晓武:这其实有一点像最早的时候人们去挖黄金。刚开始没人知道它值多少钱。如果从实用性来讲,黄金既软又不能吃,也不能做杯子,其实没什么大作用。但是后来为什么变值钱了呢?因为它特别难挖而且很稀少,而且它保存起来容易,不像铁那样容易被氧化。

 

人们一看这玩意儿好,就把它当作实物兑换的中介物,黄金就成为了一种货币的形式。但是我猜刚开始的时候也是一坨金子换一杯茶或一根油条,最后发现这个东西越来越重要,因为它稀少,所以换的等价物就越来越贵、越来越多。

 

这跟比特币是一样的道理。刚开始一万个比特币换两块披萨饼,折算下来的话大概一个比特币就零点零零零几美分,可它最高的时候涨到接近两万美元。


区块链,走向智能社会的大革命?


王飞跃:比特币厉害就是因为它有区块链这么一个大体系来支撑。区块链其实是在一个虚拟世界建立新的银行公正体系。当年号称中本聪的这个人对传统的国家银行乱发币、动不动来个QE的行为不满,就想把这个权拿回来。

 

吴宝俊:所谓的这个拿回来也不是说给自己,他想做一个非常客观的体系。

 

王飞跃:对,谁也别蒙谁的体系。

 

朱晓武:他原文的那句话是说不是靠信任而是靠cryptographic,就是基于密码学的验证。传统的都是基于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比如说我们对中介机构信任,对政府权力的信任。但是区块链是基于密码学验证的信任

 

王飞跃:只看着比特币或区块链本身是对区块链的低估。其实它是一种真正的革命,这么一来就把以前不是商品的东西变成了商品。比如说以前时尚不是一个商品,通过纺织一下把时尚变成一个商品,工业革命就来了。

 

人工智能的创始人司马贺就讲过,世界上两大东西成不了商品,一个是信用。一个人同一时刻能信任多少人?相当于一个Miller’s Number,7加减2。一般人最多同时相信7个人,厉害的人同时相信9个人,差的就只有5个人。这来源于乔治·米勒所写的心理学领域引用量最高的论文之一。

 

一个人一辈子能相信多少人?有一个叫Dunbar’s Number,150加减50。你一辈子回想下来能相信的也就是平均150个人。厉害的人加50,变成200;不厉害的人减50或100。当然这只是个大体的数字。

 

司马贺既得过图灵奖又得过诺贝尔奖。他就说过信任和注意力永远成不了商品,因为它们不能批量生产也不可流通。但是区块链利用人工智能、知识机器人,可以把注意力、信任力变成可批量生产也可以流通的商品。

 

淘宝、天猫、Facebook、谷歌之类的公司都是这种革命的最初体现。所以这么一来它扩大了商品的空间——以前不是商品的成了商品了;扩大了提高效率的途径——你不用担心这个担心那个,都去信任了,实现了所谓的去中心,成本会大大降下来。

 

这样人类等于找到北了,新“北”。这个“北”拼音叫BEI,Big Economy of Intelligence,这就是智能大经济。边际效用不是递减,不像粮食一样是递减的。粮食存不久,吃少了饿死吃多了撑死,这叫马尔萨斯陷阱

 

这么一来是一个无中生有的世界,边际效用递增。去年的诺贝尔奖就给了边界效用递增。因为知识经济,我们完全进入一个新的时代,简单来说就是咱们上道了,上的是真道。


真英文叫TRUE——T可信(Trustable),R可靠(Reliable), U可用(Useful),最后那个E是经济学管理学讲的两个E,一个叫Effective(有效)一个叫Efficient(高效的)。

 

Do the right thing in the right way。以正确的方式做正确的事。这个道是区块链以太坊第二代区块链的核心理念,最主要的内容就是智能合约,虽然现在既不智能也不合约,但是以后加上知识机器人,加上DAPP就能实现。

 

吴宝俊:DAPP是什么?

 

王飞跃:分布式的APP就是DAPP。挖矿其实都是在干这件事情,这就是全中心化的APP。这么一来就上了真道,是在二代区块链的道上更上了道。


D就是代表一种分布式的全中心化A就代表了自主性的自动化。所有的事情去中心化,更加有序了。实现的是组织化的有序性,Organized Order。这就是DAO,上道。


把《道德经》里面哲学的理念变成了一个工程上的技术,这就是未来,这就是区块链真正的意义。从人类这个社会组织来看,这是千年的大变革。从人类发展来说,我认为这是万年的大变革,这样才能走向智能社会。


朱晓武:过去说我们相信人,实际上是In Math We Trust,我们的相信是数学意义上的。

 

吴宝俊:就是说传统的人与人之间的信是主观的,特别依赖于个体,但是个体不一定是绝对靠谱的。但是,如果有了区块链这种技术,我们把这种依赖依托于大自然的语言,依托于数学的语言,依托于非常客观的一套体系,那么这种信任就升级了,大大地提高了我们的效率。

 

王飞跃:对,但是有些价值的东西不能全托给机器,也不可能全给数学。张首晟提倡In Math We Trust(我们相互间的信任建立在数学的基础上)。我曾跟他说,你还记得有个哥德尔不完备定理吗?In Math We CANNOT Trust。最后人只能信任我们自己,归根结底还是In Mass。是MASS不是MATH。In 我们自己,In 大家,In 大众,we can trust,但是跟“ In Math”,也就是跟“in 数学”结合起来是最有效的方式。

 

吴宝俊:单纯数学也有它自己的缺陷,还是要靠广大人民群众,但是也要利用数学。


朱晓武:人和社会结合起来,技术和社会结合。


区块链的社会经济价值


朱晓武:习总书记讲话提到要把区块链作为一个重要的突破口,因为如果我们把这三件事结合起来,它就是依法治国的一个重点。

 

什么是依法治国?我们这个社会要建立一个法商体系,就是用法律作为市场的基本规则来实现有序和有效的市场经济。


怎么来实现呢?

 

第一,追求经济上最大价值;


第二,追求治理价值,治理就是要明晰产权;


第三,确认发展价值。也就是说既要有经济价值,也要有治理价值,还要有发展的前途。

 

所以,我们如果把这几点结合起来,从共识本身角度来讲,从十九大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到十九届四中全会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提升,最后落脚点就是在区块链上。


区块链未来可期,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吴宝俊:二位老师以个人的视角畅想一下区块链技术的未来。

 

王飞跃:区块链技术诞生到现在也不过就十年的时间,大家也不要指望通过这个技术很快就能解决我们面临的许多问题,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一个比较长久的事情。

 

但是我坚信区块链就是建立未来智能社会的基础设施,就像高速公路、高铁、飞机场、码头。没有类似区块链这种技术建立社会的公信,建立社会共识从而实现社会的有效治理,是不可能进入智能化社会的。

 

区块链远远不止比特币,不止数字货币。它最大的效能就是社会的智能化治理,提高生产服务的效率,这才是它的核心。

 

吴宝俊:朱老师您的感受是什么?

 

朱晓武:区块链技术方兴未艾,我认为未来大有可为。现在出现了很多一系列的假的空气币等问题,我们只需要回归到那篇最原始的科学论文,就能去伪存真。全文来读中本聪先生写的关于比特币的白皮书,你就能了解什么是共识,什么时间戳等等一系列问题。

 

未来在培养区块链人才方面我们是大有可为的。现在是区块链大发展的时代,因此我觉得要在五个方面下大力气。


第一个方面要讲政治。要明白区块链在全世界的格局,要明白它在数字经济时代创造的新的机会。

 

第二方面要懂法律。因为新的技术带来新的挑战,在监管方面需要提出一些新的要求,比如最近要提出的沙盒监管。

 

第三个方面要通金融。回归到区块链是一个cash system,一个现金系统,因此它跟金融有天然的联系。从过去的财政金融,到货币金融,到资本金融,一直到现在的数字金融或者通证金融时代,要了解金融的一些特点。

 

第四点是管理。区块链技术带来一些新的改变,比如说刚才王老师提到的对新的管理模式的改变,新的商业模式的改变。

 

最后一点就是晓技术。科学院在技术方面有着非常深厚的基础,所以我们在区块链技术本身要对加密算法、共识机制等等做深度研究。

 

只有做到这“五型”能力的驱动,才能为未来区块链事业发展打下最好的人才基础。


版权说明: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媒体转载和摘编,并且严禁转载至微信以外的平台!

文章和演讲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格致论道讲坛立场。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直达原文


“格致论道”,原称“SELF格致论道”,是中国科学院全力推出的科学文化讲坛,由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和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联合主办,中国科普博览承办。致力于非凡思想的跨界传播,旨在以“格物致知”的精神探讨科技、教育、生活、未来的发展。获取更多信息,欢迎关注格致论道官网:self.org.cn,微信公众号:SELFtalks,微博:格致论道讲坛。

途棱财经提供关于区块链是什么,区块链技术开发区块链应用等信息,所有信息均来自网络,不代表网站意见。特别提示,需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

文章来自于网络,不代表网站任何观点,比特币属于超高风险资产,请谨慎对待,本站均不承担任何责任。您应在使用过程中遵守当地法律,由此产生的一切法律后果,均由您本人承担,一旦您使用本站,即表明您认可本站声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lockreally.com/41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